首页 > MBA > 学习生活 > 同窗校友

求变︱梁维弘:失败比成功更有价值

2015年06月24日

“当你回头看,会发现失败的经历往往更有价值,更让人终生难忘。创业者要明白这一点。不管亏了多少钱,都是有价值的。”

                                                             ---粱维弘

 

 

浙江人素来有经商的传统,纽扣、标签、小饰品、小玩具,这些大家看来的“小东西”都能成为浙江商人的生意。梁维弘就是这样一个骨子里就有生意头脑的浙江人。读大学的时候,他一边是学生,一边是“倒爷”,开始了独立自主的生活。

 

与传统浙商的生意方式不同,梁维弘的创业意识超过了他所处的时代。2000年毕业前后,互联网还在如火如荼的泡沫阶段,24岁的他就开始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方面的创业。那年头,网购被视为新潮却又缺乏保障的消费行为,在互联网上进行B2B交易更是不可思议的。梁维弘创立了一家服务于中小企业的B2B电子商务平台网站。“那时很年轻,觉得只要有价值,我们好好干,一定能做出一番大事,”15年后的梁维弘回首往事时,还是能让人感到那个年轻创业者曾经的激情澎湃。

 

干劲和激情不足以抵御残酷的现实,新生的创业团队内部出现了分裂,理念的差异直接导致首次创业以被卖给另一家企业而告终。梁维弘说,“那是个典型的创业失败案例。我们都曾拥有很好的创业的想法,时机也不错,但我们不是一个真正的团队。”

 

二次创业雄心勃勃地东山再起,目标是个人市场,但梁维弘迎来的是更惨痛的失败。在Web2.0还没有兴起的年代,梁维弘就在互联网上做深耕,他的产品模式类似后来红极一时的微博。出发得太早,大大超前于用户的认知和使用习惯,两年亏损七位数。

 

第三次创业是和移动运营商合作,为非智能机用户提供定位服务。相比前两次创业,这次创业没有了高大上的理念,却很接市场地气,背靠大树挣钱。梁维弘说,“那时候企业只要与移动运营商把关系维护好,产品不要太差,投诉不要太多,基本上就能躺着赚钱。”然而这种模式多少有点“寄人篱下”,依赖的大树慢慢地变成了企业发展的天花板,一心想把企业继续做大的梁维弘认识到:这样下去,做大、做强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对自己创办的第三家公司的评价是“一家半死不活的企业。”

 

几次创业浮沉,梁维弘需要一个沉淀和自省的时空。

 

发现自我的时空

 

2008年,梁维弘到长江读MBA,“这里创业氛围足够浓,是他喜欢的商学院地样子。”他的想法很简单,充好电再创业。

 

上学期间,梁维弘创办了长江创业俱乐部,希望沿着自己的创业梦继续前行。同住一屋的好哥们儿、一心毕业后做投资人的姚俊(Robin YAO),选择创办了长江风险投资俱乐部。他们时常组织两个俱乐部之间的交流探讨活动。

 

长江盛产创业者和投资人,在这里,梁维弘第一次接触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 简称VC)行业,第一次结识了VC大佬;在这里,他认识到VC是创业者的伙伴,两者是共同走在路上的人,创业者不单需要资金,他们更需要陪伴。他发现,自己更胜任成为一名投资人,三次失败的创业经历没有让他扬名立万,可是他的失败经历却可以照亮他人。

 

于是,戏剧性的毕业结果出现了:创业俱乐部创始人梁维弘进入著名投资机构晨兴创投(Morningside)成为了一名风险投资人;投资俱乐部创始人姚俊却回长沙创业养鸡了。

 

梁维弘说,“创业的时候,我自己只能创业一家公司,但我现在可以投资很多家创业公司,让更多可以改变世界的想法变成现实。”这种成绩感他很期待。

 

相比成功,我更懂失败

 

创业本来就是一件失败率很高的事情,TMT等高科技领域尤其如此。“失败”经历丰富的梁维弘选择做TMT行业的早期风险投资。

 

互联网曾经只是一个行业,但现在几乎是所有行业,所有传统行业都在“互联网+”的浪潮里。而在这个领域,梁维弘会有说不完的故事,在这里他栽过跟头、吃过苦头,他希望让自己的创业经历作为一个客观参照系,让当下的创业者引以为戒,帮助企业规避创业路上的一个个“坑”。

 

“创业失败是正常,成功才是低概率事件,”投资人梁维弘很少给一家企业唱赞歌,他会去提醒创业者前方的坎坷。他甚至说自己对于创业如何走向成功一窍不知,他所长的是发现失败和察觉那些可能导致失败的诱因。

 

“当你回头看,会发现失败的经历往往更有价值,更让人终生难忘。创业者要明白这一点。不管亏了多少钱,都是有价值的,”梁维弘说。因此有的时候,他更欣赏有失败经历的创业者。

 

2015年6月,梁维弘创立了自己的新基金-熊猫资本,用他的话来说,“又开始新的一次创业”。这次创业,梁维弘很清楚,帮助更多创业者成功才是他的成功。

 

 

常青俱乐部

 

毕业将近六年,梁维弘一直用心维护着同学和校友之间的联系。“毕业了,大家纵然是各自干各自的,但是人心不能散”。梁维弘建立了一个长江校友的VC/PE微信群,有一百多位同业校友活跃其中,甚至包括长江EMBA和FMBA校友。

 

开着手机,微信群会震动个不停,没有话题的限制,各种事情都能讲讲;群里招呼着喝茶,大家就能小聚一番,谈天侃地的都有;若是都看中了同一个项目,大家都想去投资,聊得来的就不竞争了,一起谈合作,聊不来的也不伤和气,靠实力竞争就是了。

 

春节的时候,微信流行抢红包,群里抢了三天三夜的红包,发红包的、抢红包的,大家玩的不亦乐乎。群的活跃度高,梁维弘也不觉得自己的功劳有多大,他就是想把人聚起来,虽然是毕业了,但是“宴席”不散。

 

(文/李一龙)

相关阅读Related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