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BA > 学习生活 > 同窗校友

求变︱石金峰:弃 然后有所得

2015年10月28日

果敢、镇定、儒雅、专业、条理,石金峰在几乎毫无口语重复错漏的表达中,同时把这些特质融为一体。接受采访时,他刚结束长途飞行晚间抵达上海虹桥不足一小时。从部队转业多年,但纪律性、牺牲精神和荣誉感,从未消失在他追求梦想的狂野燃烧里,反而让他坚不可摧地走上抗击艾滋之路。

 

活着能做什么

 

石金峰说,在读长江之前,他一直在探索自己到底能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而寻找是从放弃开始的。

 

本科就读于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石金峰以优异成绩担任班级区队长,普通家庭背景的他,毕业后被分配到热门的海军总医院。可是,进入海总后的生活是一成不变的沉闷,日子久了,便成为无法驱散的窒息感。按照规定,军校毕业生至少服役8年才能退役,可他一天都等不了了。石金峰选择以非常规方式离开部队——放弃文职干部身份,按战士级别复原。他说,部队的人生或许安稳,但是我不快乐。

 

刚刚转业,生活多变而新鲜,希望和迷惘交织着。石金峰曾到华尔街英语做课程销售,但他觉得自己每天推销的是“人们对梦想的坚持和渴望”。在一个非盈利的现代歌舞团,他担任过制作协理,参与了一部以“牺牲”为主题的舞台剧创作。该剧在2006年798国际大山子艺术节期间公演,几乎场场爆满…

 

大大小小的折腾和弯路后,峰回路转,石金峰找到了长江,找到了未来的方向。

 

从老师到学生

 

2006年,石金峰偶然间了解到长江商学院正在招聘MBA项目招生老师。上网查阅了有关长江的资料后,石金峰很希望自己能获得这份工作。准确地说,不仅仅是工作这么简单,他很欣赏长江的调性:“长江人仿佛都在寻找一样东西,去创造未知的历史。”那年夏天,他南下到上海,如愿成为了长江MBA招生官。

 

身为一名招生老师,石金峰亲历了一个个活生生的成长转型故事,攻读MBA的过程让每个人找到了自己努力的方向。许多人毕业后以更加自信地姿态面对前方,石金峰被同学们敢于改变命运的勇气和决心深深打动了,他决定以另一种更纯粹的方式融入长江。2008年,石金峰考了GMAT,准备了厚厚的申请文件,放弃了“招生老师”的身份,成为一名坐在课堂里的长江MBA学生。

 

这次回归带给他“无与伦比”的探索体验。医学院出来的石金峰,接触到很多从没听过的商业财务知识;思维激发式的课堂交流;案例讨论时,教授的思路可能会从牙膏跳跃到汽车,要有快速理解新事物和新逻辑的能力才能跟得上。石金峰“像一个孩子一样”吸收着知识,上第一个模块时,几乎没有在晚上两点前休息过。“生活原来可以用这么多样化的知识去充实,让大脑在广阔的思维中激荡,每天可以这么精彩,有那么多想象、探索和体会。”石金峰现在仍然怀念那段时光。

 

抗艾斗士

 

长江学习期间最具有转折意义的收获是,石金峰接触到一个新领域——“企业社会责任”。它倡导企业在关注利润的同时,对员工、社会、环境承担起应有的责任。这个理念给石金峰开启了一扇窗,让他产生一种向往、一种熟悉、一种热情、一种期待。

 

“怎样去帮助他人改变困境?这是最能吸引我的事业,”石金峰说。部队转业后的几年,在很多尝试中努力付出,种种迂回曲折让他明白了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长江一毕业,石金峰便开始寻找和企业社会责任相关的工作。

 

2010年,企业社会责任在中国还并不是广被熟知的词汇。整整4个月过去了,石金峰才终于找到一份与此相关的工作 —— 艾伯维中国的抗艾滋病公益项目。身为巴哈伊教徒的他,为自己感到由衷的庆幸,觉得“这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

 

在艾伯维项目里,石金峰协助政府和医务人员,让艾滋病患者得到最有效的治疗。他仿佛“有无限的热情和时间跟医生去沟通”,因为“在解决病人面临的困难这个终极目标上,我们和医生永远是一致的。”

 

现代医学研究早已证明,艾滋病感染者在疾病早期接受治疗,完全可以抑制病毒,恢复免疫系统,不仅不影响寿命,还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病人及早服药变得至关重要。由于艾滋病的可传染性且治疗费用昂贵,通常由政府负责统一采购药品,分发到各基层医护人员手中,监督指导艾滋病人服用。

 

刚加入艾伯维时,石金峰所在的团队组建不久,现在已经成长为公司的明星团队,获得过多项国际奖项。激励石金峰和同事们“像打了鸡血一样拼命工作”的动力,就是能切实拯救一个又一个病患。

 

在五年抗艾工作中,石金峰发现,艾滋病防控面临最大的挑战是歧视。“很多人谈到艾滋病人,就会想到性乱,”可事实上很多病人是在第一次发生性行为时被感染艾滋病,“这些人是性乱吗?他们只是不懂保护自己,却背负上耻辱的烙印,不得不面对社会的歧视。”因为歧视,许多人宁愿隐瞒疾病,不愿意接受治疗,结果病毒得以继续传播。石金峰所在的团队启动了一项在全国顶级医学院校宣传反艾滋病歧视的项目,目的是让医学生成为反歧视的中坚力量,同时也向大学生宣传安全的性行为。 

 

谈到未来,担任高级项目经理的石金峰说,抗艾领域有做不完的事。尤其是那些处在绝望中的艾滋病晚期病人,他希望自己能给他们带去希望,改变他们的境遇和困境。

 

从军医、舞蹈制作协理、MBA、巴哈伊教徒、到抗艾滋病工作者,在片片经历之间,有一条无形的线牵引着石金峰找寻自己的使命,直到今天。“最大化个人价值去帮助需要陪伴和救助的人,才是我的终极目标,也是我找寻的满足感。

 

 

 

(文/杜苗  编辑/Mara)

 

相关阅读Related information

申请帮助

活动日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