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老友记 | 第3集:美美哒励志人生
2017-12-07

所有的女人都想成为美貌与智慧的化身。


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眼中,美是天生优势,是理应得到释放的上天馈赠。然而真实社会的舆论往往夹杂了一种反向表达,男权时代下“美貌”这种短暂的资产有时往往成为绊身的麻烦!现在
这两位女生,更准确地说是美女企业家,会用她们的成长历程,给予最真实的反击!




  请欣赏《长江老友记》第3集  


1

归零


2016年7月,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蝉鸣正稠,刘佳勇带郝颖跑步,那天三十多位长江校友聚集,或问:这是新一届的小师妹吗?刘佳勇代答:这是未来的长江师妹。

 

郝颖第一次参加长跑,不知深浅,“超过三公里就是半死的状态”,可她跑出人生中第一个14公里。回家后,才发现四个脚趾黑紫,稍稍一剪,甲根断裂。她是新手,不懂得,长跑应提前修剪指甲,宜穿宽松的运动鞋。她纳闷自己为什么飙出14公里,跑步的时候,刚刚认识的长江跑友一直在身边激励,“为你加油,夸你能行,赞你跑步的姿势好看”,在激励中,扛过了极度疲惫,进入一个奔跑巅峰的心流体验,不知不觉跑了14公里。

 

那天,郝颖心情雀跃,洋溢着找到同伴的欣喜,“终于找到在我孤独的时候,陪伴我的人,支持我的人”,于跑步于创业,都是如此。她暗暗下决心,以后要汇入长江。

 

创业是寻寻觅觅的漫长过程,既要照亮自己,也渴望呼朋引伴,和郝颖一样,王潇也在寻找创业者同伴,“因为孤独,长期持续的孤独感,我需要加入一个强大的队伍,一个优秀的社群”。因为,社群是人和人缔结,有态度有灵魂的社群才能走得更远。

 

王潇  趁早品牌创始

长江EMBA29期


王潇曾是央视主播,主持午后新闻。配音室,一盏灯,一本新华字典,到了正点,女编辑拧着眉头走进来,撂下新闻稿,摔在王潇面前,漠然离开。每日往复,21岁的青春蜷缩在逼仄的配音室,那几页新闻稿就像无形的鞭子,抽得她胆儿颤。偶尔一次,王潇听到编辑的奚落:这些新来的小姑娘除了脸蛋漂亮,什么都不会!

 

编辑的话刺痛了王潇,她认真地思考,撇开播音,自己还能做什么。她掐住了播音人的穴位,“我有一个脑子,别人不让我用,我很痛苦,脑子时刻禁锢在笼子里”。她期待改变,“当时的自己没有什么才华,只是我觉得我有而已,我觉得自己未来应该拥有展示才华的机会,我要看看自己到底能拥有什么”。

 

她辞去央视的工作,踏入与字正腔圆无关的人生。她到人大读研,貌美如花的她,陷入成长的迷惘,“我突然觉得我这种性格应该没有人爱我,怎么会有男生真正爱上我本人呢?”

 

自我拷问就像剥洋葱,辣眼辣心,王潇继续鞭策着自个,如果,假如是如果,“真的没有人爱上我,那么我自己该怎么过?”

 

王潇到一家美国公关公司做策划,公司办主题Party,从外地运来大批道具。黄昏时辰,王潇和公司另外一位小女生,到北京火车总站接货,偏偏打不通列车员的电话,只好穿行纵横交错的铁轨,寻找运货的列车,夜色浓重,一条条铁轨翻过,两个小姑娘,妆也乱了,脸也花了,王潇念及在央视镜头前的光鲜,恍若隔世,待到找到货物,晨曦已现,站在两条铁轨间,无限的道路向远方延伸,激人奋发,立志辽阔,“天地间,我、铁轨、朝霞,此生此世,我一定要抵达某个地方,做点事情”。


▲郝颖 北京卡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裁

长江EMBA29期


28岁的嘉年华,郝颖是哈尔滨电视台的当家花旦,主持大大小小的活动、晚会、颁奖典礼,屡创节目率新高,鹤立在一群男主持人中间。当舞台的幕合了,灯光灭了,一阵阵凉意侵袭,一向自信的郝颖否定了自我,“我突然意识到,除了站在台前说话以外,我什么都不会,甚至有时候连稿子都不用背,看看提词器就成,我那时候就是一个读字器嘛”。

 

郝颖离开了哈尔滨,她的朋友瞪着眼睛问:姑娘你还想要啥?你知否,你已经拥有了女孩子向往的一切,你还要折腾啥?

 

2008年,东北姑娘郝颖脱了高跟鞋,穿上平底鞋来到北京,5000元的月薪,租房扣去2200,所剩无几,而她在哈尔滨的月收入是数万。

 

“我从来没有交过水费、电费、煤气费,也不知道去哪里办公交卡、地铁卡”。她一边到中国传媒大学上学,一边到光线传媒工作,先坐八通线、一号线,然后再倒二号线,单程耗去两个小时,每天的地铁挤得感人,甚至不需要自己用劲挤,手扯吊环,脚不沾地,随人潮挤来挤去。

 

那段日子,郝颖的生活,有些像冯小刚的电影《甲方乙方》,到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在哈尔滨,你是郝颖,你是主持人,大家见面恭维说,我是你的粉丝,全家人都看你的节目,你要注意公众形象,一个人单独吃顿饭就有议论,时时刻刻有许多眼睛看着你。在北京,早上一个鸡蛋灌饼,饿了加一个烤地瓜,很苦的日子,家人也不理解,但心里很开心。我来北京希望进中央电视台,你就在皇城根儿下,此刻,你离梦想很近”。



2

颜值



今年是长江商学院十五周年,王潇和郝颖是EMBA29期的同学,29期是长江历史报名最多、竞争最激烈的一届。两位是中国新生一代女性创业的代表,知性、颜值、视野一样不能少。

 

采访当晚,风风火火的郝颖遇到北京大塞车,她弃车赶时间,叫了代驾,换乘代驾的小电动车,在密集的车流中穿梭,不慎又追尾前面的车。被碰车主懵了,长安街上咋出现一位穿正装、蹬高跟鞋、飙电动车的女生呢?几句解释,车主大度,呵呵放行。

 

面对镜头,在校友面前,郝颖回答了当年为何离开哈尔滨,这个答案在她心中盘桓很久,她用急促的声调说:“所有的女士,所有的人吧,大家都有梦想,只不过只有少数的人能够放下已经拥有的东西,去追求另外的海阔天空。哈尔滨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这个位置,是多少女孩子仰望的,这个位置也不见得,是美女就能坐在的那个位置,但是我们放弃了这个位置,放弃大多数人很期待的一个位置。朋友问我为啥去折腾?他们不理解,恰恰是我们能够走出来,撕掉自己所有的面具和光环,从一个普通人的起点重新开始,重新走入企业,重新再次创业,哪怕是从做最底层做起,那都是要付出很大勇气的。

 

颜值是资本,也是压力。她顿了一下,道出了心声:“有颜值的和没有颜值不一样,没有颜值,大不了在哪儿都一样,有颜值的你已经绷到一个位置啦,无数人的眼睛都在看着你,你只有前进。我的容颜已经被别人承认过,我们要追求别的。”

 

说到这里,王潇点了一下头,她瞬间穿越到过去的主播角色,走一个:“观众朋友,大家下午好。这是我干过的,所以我不渴求它,我渴求其他的成分。过去在舞台上绽放过光芒,应该换一个地儿绽放。”


王潇对长江师兄刘佳勇说:“美貌是受歧视的,作为男士,你可能没有办法想象,我们这些年的心路历程——

 

美貌是一道炫目的光,大概所有的女生都乐意拥有这道光环,但是在光晕中,人们往往忽视了美貌之后的付出、努力与才华。王潇参加聚会,遇到最多的招呼:美女。等到她创业十多年后,一个饭局,旁边的大哥,热情待客,依然美女长美女短。

 

她郑重地说:大哥,我有名字的,我叫王潇。

 

大哥茫然:什么意思?

 

王潇:我努力了十几年,就是为了和大家坐在一起的时候,能和你一样,有个名字,我叫王潇,潇洒的潇,可以不用叫我美女。

 

大哥不解,环顾宾客,说,你这个美女真逗,你真幽默。

 

后来,王潇分别在2016年、2017年两度进入中国作家富豪榜,他在书里写,“创业不分男女,只分强弱”,“人和人的区别之大,早就超越了容貌和性别的区别”。


王潇的困扰,郝颖感同身受。男士称呼美女,也是尊重赞美,但听者有心,颜值反而是一种潜在的阻碍,她但凡做一件事情,实现一个目标,付出的努力不比别人的少。事成之后,往往还饱受指摘:她不就是靠脸蛋吗?

 

颜值只是锦上添花的事儿,“颜值一定是资本,但我们不是凭借颜值取胜的。我们会用更漫长的时间去证明,在脸蛋之后,我有才华,我是靠谱的创业者”。

 

一杯水,盈满则溢,只有倾空以后,才能注入。归零是舍得,也是壮士断腕。在长江EMBA新生的拓展中,苍鹰重生的故事一直流传。

 

老鹰是寿命最长的鸟,可以活到七十岁。当它到了四十岁,遇到了中年危机,鹰喙已衰,鹰爪不坚,羽毛暗淡,这时的老鹰面临抉择,要么飞翔,要么坠落,它义无反顾地飞到悬崖,以喙击石,拔掉指甲,自褪羽毛,百般痛苦,五个月后,鹰击长空。



3

趁早



“我的人生是读者给的。”自三十岁始,王潇陆续出了五本书,销量惊人,荣登2015中国作家富豪榜,企业家第二名。其中,第一本书《女人明白要趁早》,单本销量超过100万本。

 

“我的书写的都是案例,就是职业女性面对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我是如何认识问题、解决问题,或者悬而未决,我吸取了什么教训,都是案例体、方法论。”王潇的书是中国职业女性的一面镜子,颇多脍炙人口的金句,一是“要么旅行,要么读书,灵魂和肉体至少有一个在路上”,王潇在其畅销书《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阐述了这一理念,造就了时代的流行语。另一名言“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出自她的著作《三观易碎》。

 

王潇由己推人,认为人人都在追求安全感和保障体系,一是社会安全保障体系,简单说体现在五险一金;第二是家庭安全保障体系,在大学之前,我们由家庭抚养长大,我们的认知,我们的所思所得带有强烈原生家庭的印记,但是中国的环境下,男女不同,男孩子有意识培养过自我安全保障体系,而这块儿在女性教育缺失了,许多女性毕业之后,进入职场,延续了路径依赖,继续在家庭保障体系里兜兜转转,将幸福寄托在找到一个完美老公。“中国的职业女性太需要自我安全保障体系了,包括经济独立和独立人格”。

 

从书到社群,2013年,王潇创立了“趁早”品牌。什么是趁早?张爱玲在散文集《传奇》的序言中写到,“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张宇作曲、十一郎填词,为张惠妹打造了一首成名歌《趁早》。而王潇的趁早是一个女性励志社群,或者说,“趁早”是一种意识,一种女性苏醒,一个自我安全保障体系。在这种理念下,王潇和团队打造多款产品,所有的产品都是为了驱动用户过更加自律的生活,“如果你有拖延症,缺乏信心,请加入趁早的社群,每天改变一点点,自己给的才是真正的安全感”。

 

长江商学院的校训首推取势,势和时间维度紧密相连,普通人很难把握时代的大势、商业的潮流,但可以做到趁早,或许趁早是取势的一个注解,一个普通人版的“取势”。

 

王潇说:“这个世界上,你可以做到选择,除了你的父母之外,你的职业,你所处的环境,你的伴侣都可以选择。请记得,每个人只活这一世,我希望做到这辈子的体验最大化。我已经见过大海,怎么能够融进小溪呢?我期待来到长江,我选择和卓越的企业家为伍,我能成为他们。”

 

趁早意味着相时而动,对赢这件事儿有冲动有渴望,“参加长江的入学拓展,有各种各样的比赛,我发现同学们没有人说不会、不行、不知道,总是想尽办法去尝试去解决。我最激赏企业家身上这种反复试错的能力,对赢的最大限的追求。”




4

小赢



郝颖说,北漂的经历教了她许多,一个人生活,一个承受孤独。2008年圣诞,她独自在京,和妈妈通了电话,说自己一切安好,其实孤独正在蚕食着心,她刚到光线传媒才几天,没有相熟的朋友,下班后,不知所往,去了新光天地百货,买了一对耳环,吃了韩版烤肉,餐厅都是成群结伴的,只有她一个人枯坐,“我人生第一次感到了孤独,孤独的时候,要学会接纳孤独,享受孤独”。

 

后来,郝颖到央视网华人频道当总监,于2011年到韩束集团,从销售助理做起,60天成为销冠,70天成为销售冠军,260多天成为北京地区的总监,400天升至总经理,“原来想要离开电视台的时候,我觉我们很有才,但事实上并没有,很大一部分生存能力,是在企业中学习的。我到企业后,发现卖东西这事儿也是靠嘴吃饭,创造了电视购物3万元/分钟的销售业绩,公司领导夸我是印钞机,那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说话可以变成价值,不再是别人眼中的美女花瓶”。

 

在事业的巅峰处,郝颖选择了离开,放下了百万年薪以及公司上市后优厚的股份,连续创业,此时她的身份是卡瘦公司总裁,提倡美式减肥方法,点出减肥的核心:减肥不是减体重,而是减体脂。学会管理卡路里,才会管理你的人生。“把卡瘦做成减肥减脂市场的领导品牌,我的梦想就是在有生之年,为一亿个胖子找回苗条,赢得健康”。

 

在长江,郝颖喜欢张晓萌教授的课,讲领导力,讲企业家性格,课间,“小赢”的管理概念令她思考,“如何让企业员工在公司找到归属感,怎么激励员工的主观能动性,给他们规划阶段,分解目标,不断去小赢,才有最后的大赢。”

 

兵法云,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大将运筹帷幄,不追求大胜完胜,讲究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怕什么路途漫漫,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

 

反观郝颖的成长,就是不断归零、转型、小赢的累积过程,“不断给自己设立目标,驱动自己小赢,小赢之后,信心倍增,士气有了,继续前行。大家说企业家的内心无比强大,这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经过一千次、两千次的小赢以后才获得的”。

 

叶芝有首名诗《当你老了》,记者以此为题,问两位创业者,王潇说:“既然苍老不可避免,我希望成为一个又老又美的人,通过我的皱纹,可以看到我的灵魂。”郝赢说:“我希望八十岁的时候,依然保持旺盛的生命力,我不会浪费活着的每一分钟,岁月的痕迹刻在脸庞,但心里依然涌动着简单美好的幸福。”




文/小刀崔

- 下集预告 -




人到四十,孰能无变?

三位老校友至今

还在为共同的目标努力奋斗

遥茫戈壁冠军梦

尤现青葱时代的动力与燃情




点击返回首页

EMBA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