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FT全球副主编马丁·沃尔夫、前IMF副总裁朱民走进长江大讲堂 聚焦全球大变革下的中国及世界经济格局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21日

2017年3月15日 中国 北京 英国《金融时报》全球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两位重量级嘉宾3月15日做客新一期长江大讲堂,与长江商学院战略学教授、副院长滕斌圣教授,共同探讨“全球大变革下的中国及世界经济格局”。本期长江大讲堂是长江商学院15周年系列活动之一,特邀两位世界级嘉宾为同学与校友们献上一场思想盛宴。出席活动的还有长江商学院助理院长周立、《金融时报》中文网总裁张延、近十家媒体代表以及长江商学院同学、校友、社会各界人士等150位嘉宾,活动还通过新浪新闻、网易进行了全程直播。

长江大讲堂——全球大变革下的中国及世界经济格局现场马丁·沃尔夫发表演讲

特朗普的经济政策

马丁·沃尔夫认为,如果特朗普提出的政策,能得到国会的认同。美国会面临非常严重的财政和债务危机。如果美元持续走强,会出现严重的风险。美国会出现非常非常大的贸易缺口和贸易赤字以及财政赤字,而且会影响到它的汇率比。

英国《金融时报》全球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 马丁·沃尔夫做客长江大讲堂

朱民则表示,特朗普经济对全球都有很大的影响,无论是对增长来说还是对全球金融市场来说都是这样的,所以我们要非常小心。特朗普的政策改变了全球经济叙述或者发展的形势。他想要收紧货币政策,提高利率、强势美元,不断推高美国经济的走势。而且,通过较松的财政政策,通过基础设施的投资,创造总需求的空间。同时,供给侧的政策,包括减税、移民法的改革,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做客长江大讲堂

世界经济结构性变局与逆全球化

马丁·沃尔夫说,“习近平主席在2017达沃斯论坛上提到,‘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经济全球化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动力,促进了商品和资本流动、科技和文明进步。’这句话,在西方很多主流国家都得到认同。下一阶段,我们世界的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我们现在已经没有这样一个大国,能够独立扭转,或者独立维持全球的经济、政治秩序。美国没有这样的能力,中国现在也还没有这样的能力,并且也缺乏这样的意愿。”

英国《金融时报》全球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 马丁·沃尔夫做客长江大讲堂

朱民分析到,由于发生了经济危机,全球GDP增长降到了非常低的点。未来潜在的经济增长,投资、劳动力的增长是在放缓的,全球经济都进入到了滞缓增长的阶段。“所有的贸易都慢慢停滞和减缓下来了,人们对贸易产品没有强有力的需求了,人们需要更多来自国内本土的服务,这会是巨大的影响因素,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发达经济会变得越来越轻,也就是说服务行业占GDP的比率会越来越高。同时全球投资急剧下滑,如果没有投资,GDP如何增长?我们发现劳动生产力也发生了下降,而且下降非常剧烈。”

朱民还提到全球人口结构上的巨大变化严重影响着世界经济。“其一,如果人口总数从发达国家转移到低收入国家,他们的人均GDP只会更低,世界经济没有办法实现更好的增长。其二,发达国家或者新兴国家面临着典型的老龄化问题,但与此同时不发达国家会有非常多的年轻人,会出现什么情况呢?移民,人口会产生变动,可能会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移民到其它地区,这样人口的迁移是大规模的,会成为非常严重的问题。从经济角度来说,人口结构的变化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素,因为人口结构的变化是我们无法改变的,这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做客长江大讲堂

谈到逆全球化,马丁·沃尔夫表示,“全球经济以及全球贸易的自由化,已经成为过去的一段历史,而且离我们也是非常非常远的。到目前为止,我们有那么多去全球化的印象或者证据,不是说我们退步了,而是全球化到了停滞或者缓步上升的阶段,没有以前那么地快速。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逆全球化或者去全球化,主要的原因是由于需求的放缓。”

美国的保护主义与中美贸易战

马丁·沃尔夫谈到,“美国的保护主义,首先他们可能会选择双边主义,而不是多边的。这会影响到跨太平洋的贸易伙伴关系,与此同时它会攻击与美国之间有着贸易顺差的国家。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在双边平衡过程中,中国肯定会成为一个主要的进攻目标。特朗普非常希望能够解决在某些国家双边贸易当中大赤字的危险,重新调节或者重新平衡全球的需求,包括投资的走向。目标是中国,基本上中国国内的储蓄额和投资是向内流的,所以美国也希望看到未来自己的经常性帐户有一定盈余。”他还补充说明,全球已经到了政治和经济非常复杂和敏感的危机点了,西方世界不断地四分五裂,而美国不断的转向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这种情况短期内不会好转,只会变坏,中国将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中国必须要成为全球经济的领导角色。

长江大讲堂——全球大变革下的中国及世界经济格局现场马丁·沃尔夫、朱民对话,长江商学院滕斌圣教授现场主持

关于中美贸易战,马丁·沃尔夫认为它将必然发生,中国是逃不过去的。特朗普不相信多边主义,他相信双边主义,双边主义能够更多的用贸易的权利威胁别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美贸易的摩擦是一定会发生的。

朱民表示,“如果中美打贸易仗的话,其实输赢是很难讲的,举个例子来说,中国前五个出口,主要是电子产品、设备、服装,等等都是市场性的。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前五类商品,比如飞机、非石油原材料、农产品,这都是政策主导的谈判结果。所以,一旦贸易战发生的时候,中国的反应会强硬得多,而且会很快的见效。所以,一旦贸易战打起来,我们都说对谁都没有好处,但从贸易结构来说,不见得对美国有利。所以,这也是美国现在很谨慎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特朗普的施政特点是要吸引投资来增加就业,他基础设施投资钱从哪来?中国还是很好潜在的合作伙伴。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又有很需要中国的方面,这就产生了利益的拔河。所以我想,中美的利益在未来的12-18个月,是不断拔河、谈判、纠结的过程。”

长江大讲堂——全球大变革下的中国及世界经济格局现场马丁·沃尔夫、朱民对话,长江商学院滕斌圣教授现场主持

汇率问题

对于当前备受关注的汇率问题,朱民讲到,“我们可以看到货币汇率变化走向竞争性的局势,美国的货币政策非常紧,美元越来越走强,欧元不断地走弱,而英镑、日元,还有其他的一些主要市场货币也不断地出现很强的波动性。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汇率机制改了,中国的汇率机制已经从盯美元,改成了盯一篮子货币,从理论上说变成了有管理的浮动汇率。这个很重要,第一它是浮动的,第二它是有管理的。浮动就是说它是根据市场的,由此有一个管理的空间和管理的力度,一定是这两个力度的平衡,这是理解中国汇率非常重要的点。第二,因为是浮动的,盯着一篮子走,美元走强、一篮子走弱、人民币走弱,这也是必然的。从长远来说,汇率走向市场机制、走向浮动是必然的。”

马丁·沃尔夫最后谈到在当前汇率环境下,人们该如何投资或理财。“未来三年,全球主要的投资人觉得美国的国债并不是非常安全。任何金融资产我觉得都不知道能不能继续持有了。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要买黄金。如果世界的一切都混乱的话,黄金就是你的终极资产。”

 

长江大讲堂——全球大变革下的中国及世界经济格局现场

长江大讲堂——全球大变革下的中国及世界经济格局现场

 

随附嘉宾简介:

马丁·沃尔夫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朱民

朱民先生于2011年7月至2016年7月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是来自中国的第一位基金组织管理层成员。2010年到2011年担任基金组织总裁特别顾问。全球金融危机后,就业因经济复苏乏力而成为焦点之时,朱民先生领导了IMF在就业和经济增长方面的工作。同时,他还负责组织对脆弱国家、小型经济体和低收入国家开展的业务活动,并支持扩大IMF在这一领域的宣传和出版工作。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朱民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和中国银行副行长。他还曾在世界银行任职,并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复旦大学讲授经济学。朱民先生拥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和硕士学位,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公共管理硕士学位,以及复旦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

 

关于长江商学院(Cheung Kong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

长江商学院成立于2002年11月,是由李嘉诚基金会捐资创办的中国第一所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非营利性教育机构,采用世界商学院通用的治理架构,以“为中国和世界培养一批具有全球视野与全球资源整合能力、人文关怀与社会担当,以及创新精神的世界级商业领袖”为己任,旨在打造全球领先的新一代商学院,以新视野与新思维应对商业社会所面临的重大挑战,通过管理研究及商学教育的发展,服务中国乃至全球的商界领袖。

取势于中国经济之崛起,依托政府和李嘉诚基金会的大力支持,长江商学院经过十余年发展,拥有40多位全职的世界级教授队伍,贡献了一系列源自中国、引领世界的原创管理思想。2005年,长江商学院首创性地将人文课程与公益实践系统引入商学管理教育,成为全球首家提出培养企业家“人文关怀”的商学院。长江商学院拥有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菁英校友群体,10000多位校友中超过一半担任CEO或总裁职位。学院总部位于北京,在上海、深圳有授课点,在香港、伦敦及纽约有代表处,率先在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启动高层管理课程,把对新兴市场和世界商业格局影响重大的原创管理思想输送到西方,成为东西方双向交流、整合全球管理教育资源的高端学习平台之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