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项兵院长博鳌谈商学院创新和企业全球化之路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1日

2016322 博鳌——“过去的商学院教学模式只着重于企业本身,更多的是从现金流、财务等角度进行解读,缺乏一种长期的视角。建构在此之上的教育体系会是一个短视的系统。而商学院教育应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的商学院需要承担更多全球性责任。与此同时,东西方之间是没有鸿沟的,我们应该采取一种谦虚的态度,从全球的视角进行学习。” 作为唯一一位来自中国的商学院院长,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中国商业与全球化教授项兵博士,在今年博鳌亚洲论坛对话来自欧洲高等商学院、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日本Globis商学院、Skolkovo莫斯科管理学院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诸位院长,共同论道东西方商学院管理思想的“和而不同”。

中国企业应善用自己的技术和东方管理思维的智慧,应对全球挑战

在对话中,项兵院长提到,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中国的企业愈加国际化、全球化,中国企业应该善用自己的技术和东方管理思维的智慧,来应对全球的挑战。“我们的管理技术和技巧正不断提升,并积极追赶日本、欧美,而不再是简单地模仿。在文艺复兴时代,西方为全世界提供了许多社会和技术问题的解决方案。但是目前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20世纪以来中国创新越来越盛,今后十到二十年,我们会面临更加令人激动的时代。”

此时更需要站在月球看地球的视野与格局

在此背景下,项院长提出,此时更需要“站在月球看地球”的视野与格局,用不同的视角了解对方、观瞻全球,同时承认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实力,必须保持一种谦虚的态度向全球的优秀者学习。“事实上东西方之间是没有鸿沟的。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只要相互学习,三人行必有我师。”项院长说道。欧洲高等商学院院长Frank Bournois对此也表示认同,他认为,应对全球挑战需要从变化和不同中不断学习,不同国家的特点和文化背景不一样,需要分享体验、了解文化差异。

商界管理的学习没有人文底蕴是不行的

项院长表示,“商学院教育应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同的学生也有不同的解读。”2004年,长江商学院就将人文(历史、哲学、宗教)系统地引入管理教育,引领全球管理教育由优“术”转向更为重视明“道”。刚开始,学生们很疑惑:学习商界管理为何还要同时学习人文方面的知识?现在看来是非常必要的。

项院长认为,领导一个全球化团队征战全球,没有人文底蕴是不行的,人文关怀是内功。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院长Peter Tufano也同样表示,东西方文化应纳入商学院教育体系,这不仅关系到社会科学,还有人文主义方面的因素和技术性元素,它们都是商学院教育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商学院的创新与转变更为重要

项院长还指出,传统商学院的课程设计过于关注经商之术,授课内容多是关于企业本身,比如从现金流、财务的角度进行分析解读,建构在这些课程之上的教育体系可能是个短视的教育系统。而当前全球商学院应做出的反思是,传统教育理念、方法和课程设计是否缺少更长线考量。比如,金融学讲授的净现值贴现,如果以100年后的100元钱现金流贴现到今天,其净现值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中国愈加全球化的今天,中国公司想要走向全球的市场,商学院教学应当从全球的视角进行解读。

全球商学院和商界领导者都在面临新时代带来的诸多挑战,比如在收入差距、气侯变化等全球治理方面的挑战将使得新一代的商业领导者较过去的商界领袖发生很大的变化,因此商学院的创新与转变也更为重要。项院长认为,“很多企业家来学习,并不在乎这个商学院是否排名第一,而是在这里他们是否可以找到自己所面对挑战的解读与答案,他们需要的是洞察力与见解,这包含理论上的研究,也希望拥有前瞻性的视角。”可见,满足学员的诉求或许才是商学院改变与适应的最终指向。

而面对马云所创建的湖畔大学等非正统“学院派”商学院带来的冲击,多位商学院院长表示了欢迎。项兵院长说道,“和而不同,多样性是和睦的前提,我们欢迎马云先生的商学院。”

全球视野、全球资源整合将成为企业未来制胜的核心

 “全球化人才匮乏,全球视野、全球管理经验以及环球对接能力的不足是中国企业目前最大的短板。无论在任何区域的竞争,企业都应利用‘以全球应对全球’的战略——也就是需要整合全球最优质的资源。全球视野、全球资源整合将成为企业制胜未来最为核心的理念。” 项兵院长在博鳌论坛另一场“无国界企业:如何成为优秀的全球化公司”的主题分论坛上,同沃尔玛亚洲总裁Scott Price、联合利华董事长泰斯库、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主席Hans-Paul BURKNER、中央汇金副董事长李剑阁等嘉宾共同探讨企业所面临的全球化挑战及应对之策。

全球化人才匮乏是硬伤

项院长在讨论中指出,中国企业全球化人才的匮乏是当前企业突围发展的硬伤,虽然中国巨大的市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这一短板,但培养人才、留住人才是必须之举,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何吸引并留住优秀人才也是现场嘉宾一致强调的全球化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项院长对欧美企业、日本企业及中国企业的观察中,他发现欧美企业管理的基础设施、流程、绩效考核体系以及企业文化都能够包容多元化的人才,让不同国籍背景的员工都觉得没有“天花板”,是被公平地对待。但到目前许多中国企业却连预算都做不到位,管理基础设施比较差,“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便吸引来多元的全球优秀管理团队,公司的系统驾驭不了,依然还是存在挑战。”

中国走向全球可联手国际化企业,实施‘双赢’战略

​项院长还提到,由于对于市场的了解、文化的差异,即使将一个公司在某一区域十分优秀的管理团队调用到另一市场区域也并不一定有效。但事实上,“中国企业走向全球,路是多样的,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他提出,中国企业刚刚起步,但有许多公司已经在全球市场上征战多年,“为什么不可以一起联手?如果与有经验的国际化公司联手,利用它们成熟的经验、流程,包括人才,将是中国企业一个更有效的‘双赢’战略。”

中国企业需要静下浮躁的心,多学习日本的匠心精神,借鉴德国模式

同时,项院长认为,目前中国企业制造业的成功仅仅是“量”的成功,价值获取仍然非常差,比如iPhone6的售价6700多元,中国企业只能从中赚取11元。中国制造业上升的空间非常大,中国需要重视在后工业化的经济转轨过程中重点提升高端制造能力,巩固并提升中国制造大国的地位是解决其他重大发展问题的重要条件。正如李克强总理强调的“匠心”,项院长强调,现在中国企业需要把浮躁的心静下来,静下心琢磨创新。在这方面中国可以多学习日本的匠心精神,同时研究借鉴“德国模式”——大力培养产业工人与优秀技工,还应推崇敬业、专注的工匠精神和脚踏实地的工作态度。“如此中国制造业才有很好的未来,大国之梦才有基石。”项院长说道。

应对全球挑战可以“中西药”结合

针对企业应如何应对全球化挑战,项院长建议,碰到问题并不一定要局限在中国本土寻求解决方案,应当学会嫁接全球资源,“以全球应对全球”。比如,如果企业自主研发一项技术的成本过高,那么可以到日本、德国的公司去寻求合作,既便宜又节省时间;即便国外这家公司可能在海外市场并不赚钱,但若投放到中国市场的背景下,能放大的增长空间是巨大的。他比喻道,“遇到问题不一定非要吃中药或者西药,可以中西药结合,这便是企业在全球化过程中发展的‘捷径’。”

此外,项兵院长还参加了博鳌论坛中 “民营企业圆桌:民营企业的新生态”为主题的分论坛,为中国民营企业应对全球化挑战、在世界舞台上展现真风貌出谋献策。

关于长江商学院(Cheung Kong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

长江商学院(CKGSB)成立于2002年11月,是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非赢利性教育机构,也是国内第一所实行“教授治校”体制的商学院。长江商学院自创办以来,一直以培养新一代的世界级企业家为己任,为打造享誉全球的新一代商学院不断探索与创新。取势于中国经济之崛起,借助政府和李嘉诚基金会的大力支持,长江商学院经过十余年发展,拥有40多位世界级的全职教授,贡献了对中国乃至全球管理实践影响重大的一系列原创思想。长江商学院拥有中国极具影响力的菁英校友群体,8,000多位校友中超过一半担任CEO或总裁职位。作为第一家全球化的中国商学院,长江商学院已成功启动欧洲、北美等市场运营,致力于促进东西方在管理思想与商业实践的双向交流与学习,成为融贯中西、整合全球优质管理教育资源的高端学习平台。

长江商学院为国际管理教育协会(AACSB)和欧洲管理发展基金会(EFMD)成员,并获得EQUIS体系认证;也是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的“工商管理硕士授予单位(含EMBA和MBA)”。长江商学院现设有工商管理硕士项目(MBA)、在职金融MBA项目(FMBA)、高级工商管理硕士项目(EMBA,含与瑞士IMD商学院合作开设的EMBA双学位项目、中国商业EMBA韩国领袖课程,及金融EMBA、文创EMBA、健康管理EMBA)、长江商学院企业家学者项目(DBA)和高层管理教育项目(EE)。更多详情请登陆长江商学院官网:http://www.ckgsb.edu.c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