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跨界是互联时代的自然产物 ——长江商学院副院长刘劲教授与校友参与财经年会“长江专场”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14日

2015年11月19中国 北京——“互联网带来的信息革命让信息成本大幅降低,促进了统一市场形态的形成,让处于不同领域的从业者,可以以很低的成本从事之前并未从事过的事情——因此跨界是一个互联时代非常自然的产物。” 长江商学院会计与金融学教授、副院长刘劲博士在《财经》年会“长江商学院专场高峰论坛”发表观点。

长江商学院与《财经》联手,在经济界的年度盛事——“《财经》年会2016: 预测与战略”的压轴环节打造“长江商学院专场高峰论坛”。长江商学院副院长刘劲教授,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长江商学院校友陈杭,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李天田,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中国宏泰发展董事副总裁杨允共同探讨互联网时代的“跨界、融合与创变”。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晓华担任主持。

图1,《财经》年会“长江商学院专场高峰论坛”现场

刘劲:跨界是互联时代的自然产物

“跨界为何在今天受到如此关注?而十年前的关注度却没有这么大?我认为主要的推动因素是技术革命,或者具体地说,是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给商业体系带来的巨大冲击,”刘劲教授认为,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前,旧的商业体系处于割裂的状态,搜索、获取和利用信息的成本相当高,每个行业有自己的信息流和销售体系,各个不同的领域无法放到一起,跨界非常困难。

“如果在互联网时代不跨界,就明显跟不上时代,”他说,“互联网带来信息革命以后,核心特点是信息成本的大幅降低,让消费者可以‘零成本’找到需要的产品和服务,企业也可以‘零成本’发现潜在消费者——双方交互成本降低,促进了统一市场形态的形成,让处于不同领域的从业者,可以以很低的成本从事之前并未从事过的事情——这就是跨界,因此跨界是一个互联时代非常自然的产物。”

刘劲教授在论坛中还指出,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并没有那么复杂。他谈到:“我们现在给互联网加上了太多不必要的名词、概念。目前虽然存在互联网企业、传统企业之分,但十年后,所有企业都将成为互联网企业——因为互联网作为基础技术,它所带来的冲击会遍布市场的各个角落,所有的企业都不可能脱离互联网。”

图2,长江商学院会计与金融学教授、副院长刘劲博士

陈杭:跨界很时髦,但成败只隔一张纸

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长江商学院校友陈杭发表观点认为,跨界代表了风险,因为毕竟要从事一件并不熟悉的事,有成功也有失败,如果没做好充足的准备,死亡概率非常高。

“《夏洛特烦恼》是我们一个成功的跨界案例,”陈杭介绍说,“因为这部电影是基于《开心麻花》这个系列话剧,并不是一个电影‘老手’运作的,我们从来没有拍过电影。之所以跨界成功了,是因为股权分配、决策流程这些层面的积累。跨界很时髦,有许多跨界成功的案例,但我们更需要关注那些失败的案例。跨界失败的原因一般是背后的管理、决策等流程没有跟上——可以说,跨界的成功与失败,可能只隔着一张纸,就在于‘背后’的东西是不是能够做好——成功需要对许多细节的关注;因此,未来我对其它涉及跨界领域项目的要求是‘是否做好了准备’。”

陈杭还指出,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可以实现平衡,并不完全对立。他举例:“高收视率的节目《汉字拼写大会》就是另一个成功案例;随着手机的普及,文字书写似乎已经变得没那么重要,因此这个社会效应很强的节目的成功,说明在艺术传播中,处理好经济与社会这两者的融合关系,就可以打动观众。”

 

图3,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长江商学院校友陈杭

汪潮涌:跨界的基础是“顺势而为”

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表示,跨界是投资机构必然要面对的,凡是能够带来高增长、带来转型升级机遇的产业都应该关注,而不能拘泥在一个领域。

“我们15年前关注互联网,就是看中了它巨大的爆发力和潜力,”他说,“如今带来了百倍的收益。然而,现在寻找这种带来百倍收益的机会很不容易,所以要更要跨界。时代给了我们巨大机遇,让我们体会到波澜壮阔的跨界和变化;例如,以前的百度只做搜索,而现在的业务已经扩展至旅游、教育、医疗、金融等多个领域——这种跨界每天都在发生。作为投资人,感到非常兴奋,甚至欣喜若狂。”

同时,汪潮涌也强调,跨界是需要前提的。“当你主打的市场变为‘红海’,就要寻找新的‘蓝海’,因此跨界的基础是‘顺势而为’,基于自身的实力、品牌、用户、资金、管理团队这些基础元素实现的跨界,才有可能成功。此外,初创公司不适合跨界,初创公司需要做的,是深耕细作。除了事业的跨界,人生也要跨界,即过出有滋有味、有声有色的日子。实现跨界以后的关键词,则是‘共享’;共享经济是这个时代非常值得关注的新理念。”

 

图4,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

李天田:“新物种”的时代已经到来

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李天田在讨论中分享了独特的观点,她认为,未来商业的变化趋势,似乎正在按照生物学原理发生演进,因此如果用机械式的“跨界”来解释,只能产生新的“组合”;而从生物学角度看,则能诞生“新物种”。

“所以与其说‘跨界’,不如将其定义为生物学中的‘杂交’,”李天田说,“未来的竞争,不再是公司资源的竞争,而是‘物种间’的竞争。新物种的时代已经到来——商业、产品的形态更像一个生命体,不同领域的事物相互‘杂交’、演进,也在不断‘繁殖’新物种。举例来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获取知识和信息的三个渠道是媒体、出版、教育,而恰恰这三个行业在这个时代遇到非常大的问题。过去的业务形态主要围绕资源的配置,而不是围绕用户需求。真正需要的,是整合这三个领域并形成新物种:即‘知识服务’,提供值得用户关注的服务。”

 

图5,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李天田

杨允:以跨界思维升级发展策略

中国宏泰发展董事副总裁杨允从实际业务的角度分析了“融合”对服务产业“创变”的意义。“拿区域发展的策略举例,其需要一种跨界的思维方式来实现构建;过去的体制对此有一些束缚,发展思路单一,没想到如何解决产业发展的瓶颈,”杨允说,“实际上,一个区域需要多业态的组合。因此发展应以产业构建为先导,空间规划从产业、城市、生态、文化功能多角度出发,构成融合、跨界的产业布局,才能推动区域长期稳定的发展。另外还要以客户为导向提供有效服务,完善基础设施,研究企业的痛点,换位思考,让所有人收益。”

图6,中国宏泰发展董事副总裁杨允

耿晓华:互联网+任何产业都能实现创变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晓华作为本环节的主持嘉宾,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互联网推动了非常多的变化——中国网民高达6.68亿,其中手机用户更达到5.94亿——对于这么庞大的产业,互联网+任何一个产业,都能实现新产业的‘创变’。互联网的价值,在于分享,以及连接人和服务。它能够把整个地球变成一个‘地球村’,变革下的市场也已不再把互联网单纯当作工具运用,而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

图7,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晓华

关于长江商学院(Cheung Kong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

长江商学院成立于2002年11月,是由李嘉诚基金会捐资创办的中国第一所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非营利教育机构,采用全球顶级商学院通用的治理架构,以“为中国和世界培养一批具有全球视野、人文关怀、社会担当和创新思维的世界级商业领袖”为己任,致力于通过新视野、新思维、新格局、新境界和新价值取向,打造全球新一代商学院,并积极推动与引领新商业文明。

取势于中国经济之崛起,借助政府和李嘉诚基金会的大力支持,长江商学院经过十余年发展,拥有40多位全职的世界级教授队伍,贡献了一系列源自本土、被认为对中国乃至全球管理实践影响重大的原创思想。2004年,长江商学院首创性地将人文课程与公益实践系统引入商学管理教育,成为全球首家提出培养企业家“人文关怀”的商学院。长江商学院拥有中国极具影响力的菁英校友群体,9000多位校友中超过一半担任CEO或总裁职位。学院校区位于北京,在上海、深圳有授课点,在香港、伦敦及纽约有办公室,致力于成为东西方双向交流、整合全球优质管理教育资源的高端学习平台。

长江商学院为国际管理教育协会(AACSB)和欧洲管理发展基金会(EFMD)成员,并获得EQUIS认证;也是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的“工商管理硕士授予单位”(含EMBA和MBA)。学院现设有工商管理硕士项目(MBA)、在职金融MBA项目(FMBA)、高级工商管理硕士项目(EMBA,含与瑞士IMD商学院合作开设的EMBA双学位项目、中国商业EMBA韩国领袖课程)、企业家学者项目(DBA)和高层管理教育项目(EE)。更多详情请登陆长江商学院官网:http://www.ckgsb.edu.c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