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长江商学院发布最新《投资者情绪调查报告》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11日

2022年5月11日 北京   在本期调查中,投资者整体情绪与上期相比变化不大,预期回报率仍在低位运行。尽管金融业投资者对A股上涨的预期比上期下降3.8个百分点,但散户则提高了2.1个百分点,因此,投资者整体只比上期提高0.6个百分点,变化不大。投资者对A股的预期回报率为-1%,比上期下降0.2个百分点。

长江商学院会计与金融学教授刘劲

与2020年末相比,投资者整体下调了对房地产的预期。本期,约55.9%的投资者认为未来12个月一二线城市的房价会上涨,比2020年年末调查下降13.5个百分点。对房价的预期回报率是1.4%,比2020年年末调查下降2.2个百分点。

疫情爆发以来,我们发现投资者的避险情绪逐渐增强,愿意投资黄金的人数逐渐增多,本期,这种情绪继续延续:愿意投资股票、股票型基金净增加人数占比为37%,比上期下降7.9个百分点;愿意投资银行理财以及稳健型基金的净增加人数占比为83.4%,比上期提高了7.5个百分点;愿意投资黄金等贵金属的净增加人数占比为10.2%,比上期提高了3.6个百分点,比2020年4月提高了10.2个百分点。

《长江商学院投资者情绪问卷调查(CKISS)》报告是对中国资本市场投资人情绪和预期的调查,是基于中国13个重要城市的大样本抽样调查,数据源于2022年4月份投资者情绪问卷调查以及A股上市公司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以及其他最新的国内外资本市场及宏观数据。报告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以问卷调查的形式了解投资者对股票市场、房地产等资产价格未来走势的看法,以及对经济增长等宏观指标的预期;第二部分结合对宏观经济、上市公司等基本面分析,探讨投资者情绪产生的原因。

受访者整体上延续了对A股的保守预期

在本次调查中,约60.9%的受访者认为A股会上涨,比上期提高0.6个百分点,比2020年年末调查下降6.6个百分点;投资者对A股的预期回报率是-1%,比上期下降0.2个百分点,比2020年年末调查下降2.7个百分点。

散户和金融业投资者对A股的预期在2021年出现明显分化,金融业调高了对A股的预期,散户则调低了预期,截至2021年末,金融业中认为A股会上涨的人数比散户高出31个百分点。在本期调查中,二者的预期差异有所缩小,具体来说,在本期调查中,约79.7%的金融业投资者认为未来A股会上涨,比上期下降3.8个百分点,约54.9%的散户认为未来A股会上涨,比上期提高2.1个百分点;金融业对A股的预期回报率是5.7%,比上期下降1个百分点,散户对A股的预期回报率是-3.1%,比上期提高0.1个百分点。

受访者下调了对房地产的预期,房地产投资意愿显著下降

本期约55.9%的投资者认为未来房价会上涨(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为48.4%和79.7%),投资者整体与上期持平(散户下调了0.8个百分点,金融业提高了2.7个百分点),比2020年8月下降17.5个百分点(散户下降26.5个百分点,金融业上升8.3个百分点)。对房价的预期回报率是1.4%(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为0.7%和3.6%),与上期基本持平,比2020年8月下降2.9个百分点(散户下降3.9个百分点,金融业上升0.2个百分点)。

愿意投资房地产的人数自2020年8月以来持续大幅下降,本期,愿意投资房地产的净增加人数占比为-16.8%(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为-16.1%和-19.3%),比上期下降5个百分点(散户和金融分别下降5.6和3.2个百分点),比2020年8月下降17.6个百分点(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下降了16.7和20.6个百分点)。

疫情爆发以来,投资者的避险情绪显著增强

本期愿意投资股票、股票型基金的净增加人数占比为37%(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为34.8%和43.8%),比上期下降7.9个百分点(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下降8.2和6.8个百分点)。愿意投资银行理财以及稳健型基金的净增加人数占比为83.4%(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为87.4%和70.7%),比上期提高了7.5个百分点(散户和金融均提高了7.5个百分点)。愿意投资黄金等贵金属的净增加人数占比为10.2%(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为10.6%和9.2%),比上期提高了3.6个百分点(散户和金融业分别提高3.7和3.3个百分点),比2020年4月提高了10.2个百分点(散户和金融业分别提高12.2和4.2个百分点)。

受访者整体下调了对长期经济增速的预期,但对通胀的预期保持稳定

疫情爆发后,投资者对经济增长的预期在2020年8月跌到谷底,而后,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经济活动有序恢复,投资者情绪逐步回暖。然而,2021年下半年以来,这种回暖趋势发生逆转,在上一期的调查中,投资者下调了对经济增长的预期,本期,投资者对经济增长的预期与上期相比变化不大。本期,约58.5%的投资者认为未来GDP增速能够超过5%(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为56.4%和65.1%),比上期下降了0.3个百分点(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下降了0.2和0.7个百分点),比2021年9月下降了4.1个百分点(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下降了4.3和3.7个百分点);对GDP的预期增长率为5.4%(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为5.3%和5.5%),与上期基本持平,比2021年9月下降了0.2个百分点(散户和金融业分别下降了0.2和0.1个百分点)。

全球流动性泛滥以及资产价格暴涨并没有引发投资者对高通胀的担忧,本期,投资者对通胀的预期虽然比上期略有提高,但整体保持平稳。本期认为会发生超过6%高通胀的意见占比为5%(散户和金融业分别5.7%和2.7%),比上期提高了1.5个百分点(散户和金融业分别提高1.8和0.5个百分点)。本期对物价的预期增长率为2.7%(散户和金融业分别均2.7%和2.5%),比上期提高了0.2个百分点(散户和金融业分别提高0.2和0.1个百分点)。

资本市场的压力主要来自自然、国际、国内三个方面的八个因素

第一, 新冠疫情。从两年前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第一季度在全球范围内经历了第四波爆发式增长。新冠病毒的最新变种,Omicron,由于其极高的传染性,迅速地覆盖了全球。我们在年初的报告里曾预警奥株会对抗疫和经济带来巨大的挑战。不幸言中。自上海从3月28日开始采取严格的封闭管控措施,3月中下旬疫情开始在全国多个省份蔓延,目前疫情已经波及27个省,许多城市采取了不同程度的管控措施,其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会在第二季度全面显现出来。本期投资者对新冠疫情的关注度继续大幅提高,认为这是当前对投资影响最大的事。具体来说,本期有68%的受访者认为疫情控制对未来投资影响巨大,比上期提高13.4个百分点。

第二, 中美关系以及中国与西方的关系在美国总统换届后没有明显改善,甚至有恶化的倾向。俄乌战争以来,美国和北约持续向中国施压,使矛盾有加速激化的可能。俄乌战争仍在进行中,有升级的风险。中国的最佳策略是保持中立,维持地域与世界和平。但在大国的博弈中,找到稳定的平衡点是件复杂而艰难的事情。

第三, 房地产政策的调整。2021年可谓近些年来对房地产调控最为严厉的一年。监管层在2020年8月推出了“三条红线”政策控制房地产公司的短期和长期杠杆率,同时对金融机构提出了一系列针对房地产紧缩的政策。由于中国房地产业融资长期依赖以银行为中心的金融体系,并且整体以较高杠杆运行,其中有些企业的杠杆率过高。来势猛烈的收紧政策不仅让地产的销售价格和销售量直线下降,也同时让地产行业突然陷入流动性危机,其中杠杆过高的企业,比如恒大,就突然陷入债务危机。2022年第一季度以来中央和地方出台的松绑政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起到明显的作用。但随着后续政策的调整,今年下半年有望在经济数据中有所体现。

第四, 在过去两年整个应对新冠疫情的过程中,和世界主要国家相比,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中国都是以稳见长。尤其在2021年,中国整体债务对GDP的比率基本没有变化。这在全球范围内是非常保守的做法。2021年,欧美日继续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美日欧央行的资产规模已经远远超出金融危机时期,如果计算2019年末至2021年11月各国广义货币增量占GDP的比重,美国、法国、英国等国家都提高了20个百分点以上,日本和德国分别提高了18个和11个百分点,而我国只提高了7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以来的货币和财政政策调整明显指向宽松方向。随着新冠疫情对经济发展的损害日渐明显,货币和财政政策有望更一步加大力度。

第五, 2021年,对IT巨头的反垄断浪潮在世界内此起彼伏,但我国无论在力度和广度上都极大地超过了美国和欧洲。我国政府和监管部门对互联网巨头的限制和惩戒是全方位的,根本性的。政府对互联网巨头的监管不仅影响到这些公司本身,而会牵扯到整个产业链,以及一、二级市场对互联网行业的看法。因此,政府对这些平台公司的态度转变会大规模影响市场的预期。

第六, 教培行业在2021年经历了几十年来最彻底的重组。在“双减”政策的指导下,教培行业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基本实现了去资本化。中国中小学教育由于高考体制带来的孩子和孩子之间、家长和家长之间的零和竞争、内卷,在教育新政下是否能得到实质性的缓解还有待观察,但教培行业的上市公司在2021年基本失去了80%的投资价值,对就业和消费都会有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第七, 在长远来看,“共同富裕”的重新提出和强调可能是2021年对中国社会和经济意义最为深远的事件。解决贫富分化问题,实现共同富裕是全球性的大问题。一方面,共同富裕要解决的是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另一方面,资本市场也自然会担心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会不会使投资者的利益受到损害。其中的不确定性需要时间来理解、消化。

第八, 高通胀风险。在供给端,疫情严重冲击了全球供应链。截至2021年三季度,全球大部分地区的投资活动仍低于疫情前水平;大宗商品的生产和服务贸易额也没有完全恢复,只有商品贸易额已经基本达到疫情前规模,但不同地区存在较大差异,东亚和东南亚地区恢复较好,北美、欧盟、南美、非洲等地区仍低于2019年水平。在需求端,为对抗疫情,欧美国家出台了极为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目前欧美的通胀水平回到了四十年来的高点,给各国央行巨大的压力,美国更是开启了快速加息通道。俄乌战争给全球经济带来了更大的通胀压力。俄罗斯和乌克兰是世界重要的大宗商品出口国。根据世界银行统计,俄罗斯在全球天然气、煤和原油出口中的占比分别为25.3%、17.8%和11.4%;俄乌两国在全球小麦、大麦、玉米和食用油中的出口占比分别为28%、25%,15%和12%;两国生铁出口的占比更是高达50%。

虽然来自自然和国际的挑战更加严峻,但胜券依然大部分掌握我们自己手里

以上影响资本市场的八个因素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来自自然的挑战,即在不停演化的新冠病毒。第二种是来自国际的挑战,包括中美关系、中国和西方的关系、西方的高通胀。第三种是来自国内的政策调整,包括对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对房地产行业的去杠杆、对教培行业的整顿、对共同富裕的倡导和追求。在今年的第一季度,来自自然和国际的挑战都更加严峻,而国内的政策调整都可以看成是对资本市场比较友好。但是,由于前两种挑战的严重程度是空前的,要想彻底扭转市场悲观的情绪,国内的政策调整就必须更加积极才行。中国是超大型经济体,虽然和全球经济息息相关,但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

 

关于长江商学院

长江商学院成立于2002年11月,采用世界商学院通用的治理架构,以“为中国和世界培养一批具有全球视野、全球资源整合能力、全球价值对接能力及全球担当,具备人文关怀和创新精神的世界级商业领袖”为己任,致力于打造全球新一代商学院,通过新视野、新思维、新格局、新境界与新商业文明,培养重视社会创新的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为全球重大问题的解决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取势于中国经济之崛起,依托政府和李嘉诚基金会的大力支持,长江商学院经过十余年发展,拥有40余位全职的、蜚声国际的教授队伍,贡献了一系列源自中国、引领世界的原创管理思想。2005年,长江商学院率先将人文课程与公益实践系统引入商学管理教育,提出培养企业家的人文关怀和社会担当。长江商学院拥有中国颇具影响力的菁英校友群体,17000多位校友中超过一半担任CEO或总裁职位。学院总部位于北京,在上海、深圳有授课点,在香港、伦敦及纽约有代表处,率先在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启动高层管理课程,把对新兴市场和世界商业格局影响重大的原创管理思想输送到西方,成为东西方双向交流、整合全球管理教育资源的高端学习平台之一。

长江商学院为国际管理教育协会(AACSB)和欧洲管理发展基金会(EFMD)成员,并获得AACSB和EQUIS认证;也是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的“工商管理硕士授予单位”(含EMBA和MBA)。现设有工商管理硕士项目(MBA);高级工商管理硕士项目(EMBA);企业家学者项目;高层管理教育项目(EE)及创创社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