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纵生物创始人金玉:一生做好一件事

发布时间:2016-11-08 15:28

创创导读  

金玉,南京天纵易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创创百度班首期学员。从成立之初的一百万注册资金,到近200人的团队和近500家三甲医院客户、年增幅超过300%的销售报表、年内新三板挂牌和知名金融投资机构力推,天纵易康只用了短短三年时间。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的金玉放弃了做医生,在创业中寻找自由的生命状态,一心一意做好一件事。

来源  宁静访谈录



“十年前我第一次登雪山,徒步一周,登顶的过程异常艰辛,几乎每走一步都要停下来强烈地喘息,非常痛苦。我不断地问自己:要放弃吗?那次一起登山的有两百多人,最终登顶的只有十几人。登顶那一刻,那种超越自我的兴奋感,会让人觉得一切都值得!”


初次见面,我们从晚上7:30聊到11:00,听她缓缓地讲述登顶雪山和跑马拉松的经历,我能感受到一种柔软的力量。


“我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还要不要坚持下去?我开始认真思考我这一生究竟想怎么过。”


金玉从小内敛、乖巧,对于学习成绩好又安静的女孩儿,家长和老师给她的职业设定是医生或教师。那时的她,只因觉得做医生可以更好地照顾家人,就这样踏入医学院,学了五年的临床医学。


学医五年,金玉常有挫败感。


“我胆小,连解剖小动物都非常害怕。在实习过程中,看到很多患者是医生没法治愈的,有时遇到重症患者在抢救过程中生命就结束了,那种恐惧和无力感让我非常痛苦,我觉得自己真的很不适合医生这个职业。”


她不断地问自己,是否还要坚持下去,也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到底想要怎样的人生。


“生命是一个绝对而唯一的过程,无法重来。是这么纠结着过,慢慢熬到自己麻木?还是重新做一次选择,做自己真正热爱的事呢?”


这种内心的拷问,为她的职业转型,撕开了一个口子。


金玉的父亲曾是一家事业单位的负责人,退休以后自己再创业,一直到七十岁还在做着自己热爱的事业,这也对她产生了影响。


毕业不久,一家药企招聘培训经理助理,她决定去尝试。“你学了五年医学,放弃了不觉得可惜吗?”面试官问得很尖锐。


“是很可惜!但如果一辈子都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岂不是浪费了一生的时光,那样不是更可惜?”金玉当初的回答,是她放弃做医生的主要动因。


就这样,在药企做培训半年后,又做了八年人力资源管理,这让她深谙如何与人沟通、交流、合作,所以在后来创业过程中能迅速整合到企业发展需要的各种资源。


“有时候人生的际遇说不清楚,也许会在某个时刻转弯。当我再次面临职业选择时,我想去尝试更自由的生命状态。虽然并不清晰那到底是怎样的人生,但我还是决定创业。幸运的是,我们遇到了一个好时代,可以自由的选择。”



“失败让我极度痛苦,我再次问自己要不要坚持?十天之后,我决定再次创业!”



金玉第一次创业很窘迫,因为没有钱。


“2010年,整个社会创业氛围不像今天这么火热,资本圈也远不像今天这么成熟,如果要做跟医疗有关的事情,最容易的就是做某个产品的代理。但我又不想仅仅做销售,我想做有价值的产品,那就必须要自己建厂,于是我开始找人合作建医疗器械厂。”


当时得知一位好友正好有一个进口医疗器械产品,想在国内生产、销售,金玉决定与朋友合作建厂。


“产品是德国产的心脏支架,属于进口医疗器械的三类,在国内建厂生产,整个生产条件和管理体系都相当于药品,难度非常大。那时我还不懂如何建厂,技术拥有方是严谨刻板的德国人,市场拥有方是精明的台湾人,年轻没有经验的我完全撬动不了这些资源。”


十个月后,这个项目以放弃告终。


那十个月,她的收获是经历了筹建医疗器械工厂的全过程。“失败让我极度地痛苦,我再次问自己要不要坚持下去?十天之后,我决定再次创业!”


“女性创业者通常柔软而坚韧,耐挫性强,这种特质很适合创业。因为创业的过程有无数的挫折考验,只要意志力稍稍松一点,就可能跨不过去那一道坎,也就不可能再成长。”



“我慢慢地发现,我更愿意用做事业的方式来度过我的人生,因为发自内心的热爱。”



“这次千万不能一上来就选择最难的产品做,要找一个市场有需求,又能够快速启动的项目”,第一款产品是基于透明质酸技术平台的医用敷料,直到现在,“益肤”作为透明质酸医用敷料仍然是国内第一品牌。


创业一开始就遭遇了各种问题:资金、技术、人才、市场、政策壁垒等等,金玉跟合伙人徐林(天纵生物董事长)就一起商量,相互支撑。技术遇到瓶颈时,他们就带领团队一起做技术攻关,金玉经常戏称徐林为徐工,“因为他的技术攻关能力超级强!”


金玉认为做技术和做企业有很大的不同:做技术的人,如果确定前面是一堵墙,有可能会选择放弃;而做企业却无路可退,即使是一堵墙,也要想尽一切办法翻越它。


“开拓市场时就研究市场需求,缺资金时就研究资本与金融,人才不足时就研究人才市场,人多了就研究企业管理,遇到政策壁垒就跟相关部门沟通探索安全范围内的模式创新......在企业成长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创业后才发现学习能力太重要了!”


金玉一直保持着读书的习惯,每年读二三十本书,“大量补充知识让我们慢慢能够提前规划,让繁杂的工作更有序。创业是一件艰辛的事情,但随着积累越来越多,我希望将来能够真正领略商业之美。”


2012年9月,南京天纵易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金只有一百万。三年后,天纵有了“小而美”的工厂,近两百人的团队,在两个细分领域,拥有国内外发明项专利十六项,二十多个医疗器械注册产品,三十多个研发储备产品,近五百家三甲医院客户,2015年底,天纵在新三板挂牌。


天纵由金玉和徐林联合创始,“合伙人太重要了!徐总的战略能力和营销能力都很强,我们理念高度一致,能力非常互补,我们是典型的‘三观一致,情投意合’。”


资本的进入让天纵的事业快速成长,谈及选投资人的标准,金玉笑言也是“三观一致,情投意合。”


创业企业永远需要钱,天纵最开始是向银行贷款。当时他们并不急需钱,但未雨绸缪,他们和银行建立了联系,也建立了信任感,女行长力荐天纵进入新资本市场,挂牌新三板。


当时新三板刚刚开始扩容,很多券商积极开拓这项新业务,天纵进行竞标,前五大券商都来投标,他们最终选择了其中规模最小的安信证券,“因为安信的团队非常认真非常专业。”


“今天看来这种选择非常正确,如今安信已成为新三板市场排名第一的券商。我觉得资本和实业的结合,就像结婚一样,资本的目的是要让企业更加茁壮成长,以后要一起过日子。如果三观不一致,以后肯定要有分歧,就会伤害共同的事业。现在,大家不仅仅是合作伙伴,还成为了相互爱护支撑的朋友。”


创业这几年,金玉慢慢地发现,她更愿意用做事业的方式度过人生,因为发自内心的热爱。


宁静:天纵生物2012年成立,2015年末挂牌新三板,如此快速发展的核心是什么?


金玉:我们快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创造价值和勇于创新。


我们创业的初心就是做真正能够帮助到医生和患者的产品与服务。很多人对创新的理解是限于发明新技术,我们坚持用创新的方式做事,企业的创新应该体现在产品创新、应用创新、管理创新、模式创新等方面。


我们现在有两类产品:一类是基于透明质酸技术平台的生物组织工程材料系列产品,主要用于人体皮肤、黏膜、组织的修复,技术本身很成熟,但我们做了很多应用性创新。


第二类是体外诊断试剂,我们最初只开发了胶体金技术平台,做了一些微创新,比如,我们把检测同一个疾病的不同指标集成到一张卡上,变成三联卡或两联卡,几种指标可以同时检测出来;再比如,市面上的读数仪都是单通道的,我们把它变成了八通道,可以同时检测八个患者的不同指标,也可以检测同一个患者八个不同的指标。后来我们又开发了比浊法、酶法的技术平台,并就化学发光平台做了技术储备。


接下来,我们把它做成小的智能化检测终端iPOCT,这不仅仅是硬件智能化,更重要的是加上天纵健康云,以及针对医生、患者及其家属等不同应用的APP,通过诊疗信息的即时传输应用于分级诊疗与慢病管理,实现医患互动,未来通过医疗大数据的积累和挖掘,实现对慢病的防控,从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iPOCT。


我们的仪器可以做重大脏器损伤的急慢性检测,在基层医院,可以实现对患者的指标定期监测,我们给患者配带医疗级的可穿戴设备,数据上传到云端后,后台医生就可以对患者干预和指导,从而有效防控患者慢病的并发症的发生,提升慢病患者的生活品质。


宁静:天纵生物的未来是否有着清晰的规划?


金玉:iPOCT在未来一个阶段会是我们的主要业务,它与国家医改战略中的分级诊疗和慢病管理非常契合,用互联网的说法叫做能够很好的给基层医院“赋能”,让基层医院医生有工具和手段对居民实现慢病监测与健康管理。


从长远来看,人体的数字化、精准医疗、个性化医疗保健会是大趋势,我们的愿景是用创新的“生物技术+互联网”改善生命品质,将来我们可能做成一个产业互联网公司,在疾病的快速诊疗和持续健康管理方面更好的服务于医生和患者。



宁静:很难想象你会有登顶雪山的经历,从某种角度来看,登雪山与创业,是否有着相似的感觉?


金玉:创业过程中遇到各种挑战和困扰是常态,我们一直都在压力下成长,不同阶段压力也不一样。比如,企业成长速度这么快,而创业团队的成长需要时间和实践,员工跟不上怎么办?企业高速发展过程中,需要不断整合各种资源,这四年我们几乎是一个平台接着一个平台的上,怎么办?必须不断找到各路精英加盟,用事业驱动整个团队快速前行。


登山的心路历程与创业几乎完全一样。我们先设定了一个目标,不惜一切代价去实现,后来才发现,真正可怕的还在后面,就像登顶之后要下山一样,那时体力几乎完全消耗掉了,让人感觉更加绝望。


幸运的是,当时我遇到了一位好向导。在下山过程中,因为我是唯一登顶的女生,他就一直紧紧挽着我的胳膊,我们一起判断面前的巨石能不能跳,乱石堆该如何滑下去,半夜我们下到大本营时,意志几乎完全崩溃了。


登山和创业非常像,第一要有信念,相信明天会更好;第二要坚持,无论遇到多坏的状况;第三要有智慧,能够很好的评估形势,很好地整合内外部资源,赢得每一场战役。


洛克菲勒说:其实决定未来的事情早已发生!我也常常对同事说:我们要站在未来的某个时点看今天,除了相信我们会去到那里,更要找到路径,知道如何去到那个地方。


我看过你写的有关明德医院院长陈沛的访谈录,非常有共鸣。为什么创业之初,我就要建自己的工厂?因为做过医生,我想做自己心中的好产品。


我经常问自己,创业究竟给我带来什么?事实上,创业之后,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比如生活安宁、家人相伴、休闲爱好......都破碎掉了,因为创业要付出很多努力,常常在挑战自己的极限。


创业过程中要不停地找人、找钱、找合作方、思考商业模式,要思考如何让企业可持续发展。即便企业可持续发展了,产品如何才能更有价值?每天都会遇到不同的人和事,每天都有很多的不确定,生活变得跌宕起伏,内心要非常强大才会坚持下来。


但创业的美好在哪里?其实就是经历了各种磨砺之后不断的蜕变、成长、升华,对人生会有完全不同的思考和感悟。


最喧闹的时候需要安静下来,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很多时候要回到哲学层面去思考。所以,人生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热爱什么,找到它,倾尽全力去做好,回归自己。


或许我们能力有限,我内心的声音就是:将心注入,一生做好一件事,一生爱好一个人。



关于天纵生物


南京天纵易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天纵生物NEEQ:834258),成立于2012年9月,总部位于南京市高新区生物医药谷,是一家整合研发、生产、营销、服务为一体的现代化生物科技高新技术企业,专注于iPOCT(智慧高通量床旁快速诊断)和生物组织工程材料,致力于“用创新的生物技术+互联网以改善生命品质”,2015年11月正式挂牌新三板。

导师

  • 朱啸虎 
  • 赵迎光 
  • 朱吉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