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劲教授:“虚拟经济”概念不科学,应该摒弃 | Chuang Class

发布时间:2017-06-05 16:21 阅读次数:16217

活动时间

2017年05月29日 09:00

活动地点

《财经》杂志

创创导读

针对时下常见的“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争,长江商学院副院长刘劲教授撰文指出,实与虚的舆论之争并不公平。“虚拟经济”是一个模糊的、不科学的概念,应该摒弃。中国的实业处于艰难转型期,互联网是新技术,带来了冲击,更带来了机遇,传统企业拥抱这种新技术是唯一的出路。

针对时下常见的“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争,长江商学院副院长刘劲教授撰文指出,实与虚的舆论之争并不公平。“虚拟经济”是一个模糊的、不科学的概念,应该摒弃。中国的实业处于艰难转型期,互联网是新技术,带来了冲击,更带来了机遇,传统企业拥抱这种新技术是唯一的出路。


本文于5月29日首发于《财经》杂志。阅读本文大约需要5分钟。


经常听到关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争论,大家似乎认为,“虚拟经济”很强大,“实体经济”处于劣势。有人呼吁政府出台政策,发扬实体经济,打压虚拟经济。


实与虚的舆论之争并不公平。如果只有一个赢家,“虚”是不会赢的。这就像两个孩子打架,一个名叫“好娃”,另一个名叫“坏娃”,街上的人不知道孩子们为什么打,如果要拉架,不偏向“好娃”才怪。同样,大多数人相信,经济应当是实实在在的,关系到老百姓福祉和国家兴旺,怎容“虚拟经济”捣乱?


由于可能产生偏见,没有人会给孩子起名“坏娃”,但有人把某些经济活动归类为“虚拟”,而在现代经济学体系里,并没有这个概念。“虚拟经济”包括哪些内容,说法也不相同。


金融和互联网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在经济中起着完全不同的作用,为了分析方便,我们可以把金融和实业对立,实业解决制造和服务问题,金融解决投资和融资问题。我们也可以把互联网等“新经济”,和之前的“传统经济”对立起来,它们的区别主要在对信息技术的利用上,信息技术用得多,传统经济也可以变成新经济。


按照上面的分类,无论传统经济还是新经济,都可以既有实业也有金融;无论实业还是金融,也都可以既有传统经济也有新经济。这组概念是交叉的,所以无法把金融和新经济统称为“虚拟经济”,这是一个含混的概念,对经济分析的价值是负面的。


当前,所谓传统经济,无论是实业还是金融,正在受到信息、尤其是互联网技术的颠覆式改造。互联网的力量并不来自它的“虚”,因为它一点也不虚。互联网技术的核心是信息的运算成本、传输成本、存储成本以每年百分之三十几的速度下降,30年下来是上万倍的成本下降。如果一架飞机的制造成本有同样幅度的成本变化,今天一万美元就能买一架;如果汽车产业也这样降成本,一辆汽车也就卖100美元左右。


互联网产业巨大的成本变化,必然会挤压传统经济的高信息成本环节,比如渠道成本,比如存货,通过互联网,这些成本都可以大幅下降。如果一家传统企业拒绝做“+互联网”的改造,竞争能力会大打折扣。在这种改造的初期,什么企业跑得快,什么企业就更有竞争力。大家公认的互联网公司,比如阿里、腾讯,走在最前面,竞争和盈利能力都很强。


但说到底,互联网公司不会取代实业,因为它本身就是实业,并不是金融,它们只是实业的一种新模式。当大多数实业公司做完“+互联网”改造后,利润会重新分布,一部分会回到制造厂家去,消费者要的是以最低价格,最方便的方式,取得最优质的产品和服务。互联网可能帮助消费者很快找到最低价格,但对鉴别产品和服务的质量却帮不上大忙。


相对于实业,金融的繁荣与互联网没关系。在中国,金融体系长期以来是国有金融机构主导、受政府重大影响的系统。中国金融中介不仅有商业性的,也有政策性的。这种金融体系的设计有一定扭曲,因为要为国企、政府投资匹配价格低廉的资金,爱储蓄的老百姓就得不到很好的回报,民营企业就必然融资难,这就是“金融压抑”。其中,多数金融机构处于半垄断的市场环境,掌握定价主动权,业务规模和盈利能力相对就强。


但金融并不直接创造价值,金融的商业和社会价值,来自于它对实业的扶持,只有实业创造价值了,金融作为辅助机构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综上所述,“虚拟经济”是一个模糊的、不科学的概念,应该摒弃。中国的实业处于艰难转型期,有多方面挑战。互联网是新技术,带来了冲击,更带来了机遇,传统企业拥抱这种新技术是唯一的出路。但是,一个压抑性的金融体系,对产业升级和民企壮大都没有好处。通过改革和市场化,把金融从一个压抑的手变成帮助的手,是让中国实业振兴的重要条件。

刘劲教授:“虚拟经济”概念不科学,应该摒弃 | Chuang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