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老友记 | 第2集:以时代的名义缔造神话
2017-11-30

当一个项目遇到大规模举棋不定的投资者时,那位坚定人士最终出现了。实际上这是一次跨界合作,虽说影视不分家。用《人民的名义》李路导演的话说,这个行业有一定“赌”的性质,究竟是什么因素让安晓芬第一次从电影跨入电视剧行业,就“赌”对了呢?偶然之中有必然。

长江商学院十五周年献礼——《长江老友记》第2集,当长江商学院EMBA和CEO班两位同学合作之时,能量巨大到让全中国为之震撼!



  请欣赏《长江老友记》第2集  


1

人选对了,就成功了一半


今年7月,《人民的名义》导演李路去加拿大,二十多天的行程,长江商学院的加拿大同学们的热情接待让李路感动不已,也深切感受到海外华人对《人民》这部剧发自内心的喜爱。

 

在海外,华人影视剧,谍战题材最有人气。“每一个导演都有一个武侠的心,都有一颗战争的心,都有一颗谍战的心”,珠玉在前,中国已经出品类似《暗算》《潜伏》、《黎明之前》、《悬崖》等佳片,近年来,湖南卫视收视率第一的电视剧是《人民的名义》、《伪装者》也是年度佳剧,《人民的名义》导演与《伪装者》的编剧张勇即将合作一部谍战剧《天衣无缝》,预计将于十月底开机拍摄,已经被业内誉为2018年最有爆款潜力的作品之一。

 

回国后,李路携知名影视投资人安晓芬女士为长江校友揭秘了《人民的名义》运作的点点滴滴。

 

“那段时间,我的心情最糟。”

 

长江商学院,图书馆采访现场。李路的眼光很毒,他漫不经心地扫视周围,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他的眼光钉在自己的肩膀上。摄影组的女生喊了一声停,李路笑了,对她说,今天你是领导,在拍摄场上喊停的都是领导。

 

李路操盘的戏向来都是不缺投资的,因为他从业30年来操作的项目从来没折过。《人民的名义》这部戏筹备初期也是这样,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题材稀缺的作品,一度投资份额都不够分了,不停地有人来要投资,李路冒着得罪人的风险最终敲定了投资盘子,但中途遭遇的种种状况却让李路始料未及,早晨谈妥晚上变卦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李路也曾经有过怀疑:是不是我的判断错了?是不是这个项目有问题?那段时间心情最糟,渴望拨雾见日

 

“可是我毕竟上过长江啊,牢记商业原则,哪怕几十家撤资,也要扛着。”

 

开拍进入倒计时,某天晚十一点半,剧组办公室来了一位客人,她是大盛国际传媒创始人安晓芬女士。夜阑,但见剧组一片热火朝天,助理、美工讨论剧情,演员的海报贴满会议室。那晚,张志坚老师正好也来谈出演的事,他是后来剧中高育良书记的扮演者。

 

安晓芬是电影圈内的大咖,《叶问1、2》、《小时代1、2》、《飞越老人院》、《钟馗伏魔》的操盘手,2015年,她即考察了一部反腐剧,可惜夙愿未了。同年岁末,她在上海戏剧学院为总裁班讲课,班上一位同学力荐《人民的名义》。“我一听特别兴奋,周梅森老师如雷贯耳,李路导演还不熟悉,上网一搜,原来李路是电视剧《老大的幸福》、《山楂树之恋》的导演,他的作品虽然不多,但个个是精品”。第二天,安晓芬回到北京,便登门拜访。

 

影视业风浪大,别人恐惧的时候,你要大胆跟进;别人贪婪的时候,你要小心求证。这其中对项目的把握判断,需要经年累月的功力。“晓芬老总看项目,比许多男老总坚定,她一下子看到了这个项目的独到之处,自始至终,她都坚信《人民的名义》能成,在各个阶段,包括拍摄、后期审查阶段从未质疑过”。


安晓芬有商业的敏锐,也有女人的感性,她的投资心经是,无论做任何事情,首先是选对人,人选对了,其实就成功了一半。《人民的名义》这部戏,导演靠谱,剧本过硬。剩下一半看市场风口,这个题材大众是不是喜欢,市场是不是需要?“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强战队,是可遇不可求的机遇,就像天上掉馅饼砸到我眼前,我怎么可能不去稳稳接住”。

 

安晓芬也有“无知者无畏”的勇气,成与败,已经做好了承担的准备。她认定这部剧符合时代的需求,党中央反腐这么久,没有一部作品去反映反腐的成果成果如何?为社会和百姓生活带来哪些改变?种种这些,普通人没有认知,一部反腐大戏,无论是政治环境、社会需求,还是市场空白,都有迫切的需求。

 

胜败是兵家常事,但是投资和投机大不同。这些年,安晓芬投资制作电影也是赔赔赚赚,投机者逐利,快进快出,赔钱了掉头就走;投资者看长线,赔与赚都在这个圈子,低谷来临,须勉力拉动行业发展,高峰来了,要有平常心冷静跟进。“其实我们是全心全意地爱着自己从事的行业,只要看准了的事情就要承担,这是基本的职业要求”。


什么是卓越的影视投资人?李路沉吟一下,回答了八个字:胆识过人,不能鸡贼。


李路  影视导演、制片人

长江EMBA12期


2

《人民的名义》不出续集



2017年4月,安晓芬到长江商学院就读CEO总裁班,EMBA12期的长江师兄李路是主要推荐人。如果投资之初,安晓芬是长江同学,也许两人不会一拍即合。李路扶了扶眼镜框,“后来很多媒体报道了这部剧筹拍之时缺资金的情况,经常有长江的同学问我为什么当时不去找他们,其实这也是我本人一贯的做人原则,因为现在做影视还是有很大的赌的成分,同学们是来自各行各业的,其中有一些可能完全不了解这个行业的运作规律,所以我不会轻易带同学做冒险投资。我不仅仅是导演,还是这个项目的整体操盘人,我如果请大家过来,是要负责到底的”。


天下皆知,《战狼2》缔造了票房神话,殊不知,商业犹如战场,一将功成万夫枯,夺取眼球的是极少数,上院线两天就下马的,或者压根没冲到院线的,真金白银打了水漂血本无归者,才是这个行当的大多数。

 

其实在李路之前,就有多家影视公司与周梅森老师接洽过这个项目,其中不乏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在签约前夕的关键时刻重新审视了投资风险。立项之前,有位朋友曾善意劝李路,慎重操盘反腐戏。“投资这部戏需要有心,运作这部戏更需要用心”。融资融的辛苦,拍摄拍的辛苦,剪辑剪的辛苦,这些都不怕,好多次眼看着弹尽粮绝,但是好事多磨,包括这个项目的上级管理部门最高检影视中心的专职副主任范子文和总发行人、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的李学政主任在内的很多人,时时刻刻都在风雨并肩,所以解决困难的办法一定比困难多,“我们还是相信只要价值观正,最终会通过”。习惯把最重的担子一肩挑的李路,坦言,他所承担的风险和压力是其他人所不能及的,但这部剧做到今天这种程度,所有人都要彼此感恩。

 

在南京,《人民的名义》第一天开机。安晓芬受邀观摩,她看到演员的名单,咿呀一声,说导演你太有本事了,请来这么多腕儿。

 

攒这个局不容易,老朋友,一谈就OK了,新朋友,对方是演艺圈的大哥大姐,怎么聊?人家来不来?来了还要腾出时间,自降身价,打折出演,回想那个过程,李路说给自己下了死命令,只许成功,不能失败,否则对不起那么多人的信任。

 

这部戏的充裕预算在两亿五,李路是制作出身,最善于精打细算拍大戏,“一个亿应该够,但前提是,演员这一块儿不能完全按照市场价格走”。

 

融资的钱强求不得,演员也硬拽不来,你要有独孤九剑的功力,把这个饼画好,把这个项目表述好,告诉投资方与演员,“绝不强求,来了大家都认认真真玩一把”。

 

安晓芬说这部戏这样有限的预算,动用了这么多大牌演员和大气的场景,投资方投了40集,剪出55集,“出这样的杰作,我想我真的会偷着笑的”。

 

过了两月,出乎意料的,制片方退回一百多万预算,返还给投资方,“像李路这样实在的导演和总制片人非常稀缺,当时投资人都说,导演,你后边干嘛,我们全跟着。”

 

审查阶段最纠结,最高检影视中心、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会同五家民营投资方,七家出品方紧急开会,安晓芬因事缺席,周梅森老师动怒:你安晓芬的架子是不是太大了!其实,误会了安总,她是财务出身,过去投电影,严格把控每一个环节,事无巨细事必躬亲,现在投《人民的名义》,源于信任,钱投进去,无事不过问,帮忙不添乱。“我向周梅森老师真诚道了歉,我真的没觉得自己重要,临时有事缺席,才闹成一个误会,后来在很多事情上需要我出力时,我当仁不让的尽职尽责。”

 

▲安晓芬  大盛国际传媒总裁,业界知名制片人

长江CEO12期


这部戏,一亿的份额,安晓芬投了1500万,占比15%。

 

问这部戏盈利几何?

安晓芬坦诚地说:一点几倍。

李路谨慎地答:一倍。

 

商业不是跷跷板,不是你高我低,也不是零和博弈,而是构建一种共赢或多赢的格局,大家紧密捏成一个团儿,有资源的拿资源,有能力的贡献能力,《人民的名义》走到今天,“是一个团队的力量,包括投资方、制片团队、播出平台、宣传团队的聚合力量”。

 

李路导演再次确认了《人民的名义》没有出续集的计划。此剧应运而生,周梅森老师八年磨剑,才磨出一个本子,不宜在短期中再出应景之作。 


3

重塑中国青春偶像剧



2008年,李路的同学从海外归来,来到奥运之年的北京。同学瞅着李路在公司从早忙到晚,像个高速旋转的陀螺,同学拿话刺他:你瞎忙什么呢?你给社会多创造了什么?地球离了你李路就不转了?你这个人简直像个机器似的。

 

同学的话激发了李路的思考,他拍摄了年度热播剧《老大的幸福》,在一个拼命挣钱全民皆商的环境下,呼唤慢生活,讨论幸福观,停下匆匆步履,温柔一问:你,幸福吗?电视一出,这句话成为年度热词,央视制作专题栏目,引发了社会大讨论。

 

良工不示人以璞。李路看重慢工出细活,电视剧版《山楂树之恋》孕育五年才面世,讨论在日渐浮躁的社会里如何重塑当代人的爱情观。

 

“我做每部戏,都要考虑一个话题度和与时代的关联。”李路是业内有名的金手指,驰骋几千集的电视剧无败绩。一位优秀的导演是这个时代的光影魔术师,他一帧帧地记录了国民的情感冷暖。他站在幕后,左手的天平上承放理性,计算商业价值和商业模式、未来的收益率;右手的掌心蕴藏感性,思考这部戏和当下的中国有什么互动?

 

一部戏一道菜,商业价值是一口锅,那么话题度就是食材,尤其是现实主义的题材更讲究时令保鲜。放在今天,《老大的幸福》、《山楂树之恋》的话题度就不够“硬”,今天,中国人的思维不局限于家庭琐事和男欢女爱的框框,大家睁眼看世界,向往尊严与自由,开始思考个人在大时代经纬度的位置,他们关注国运,关注时事,于是现象级的《人民的名义》应运而生。

 

艺术的创新不是求奇求怪,而是真诚解读当前这个时代;话题度也不是刻意造势耸人听闻,百姓心所系之的话题就是主旋律。

 

畅销热播和主旋律不冲突,反观火爆的美剧与大片,大多关乎倡导主旋律。过去,国产主旋律题材不乏折戟市场者,但这怨不得价值观如何,掌舵的不能驾驭市场风浪,船翻帆倾,撇清了自家责任,如项羽兵败垓下,自怨自艾地哭诉:非战之罪,天之亡我。

 

外表儒雅温和的李路,撂下一句狠话:“未来的影视商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所谓的大IP将不再如以往那样受盲目追捧。曾一度受冷落的正剧将再次回归,影视剧的制作方应该熟悉国家政策,熟悉时代的气息,和当下的中国吻合。


李路也正在筹备一部当代军旅题材的戏,现在,中国军队的高科技比比皆是,舰艇、导弹部队,硕士、博士一抓一把,“我想通过这部剧来打造我心中的中国青春偶像剧,男是男,女是女,满屏小鲜肉的阶段要翻篇了,中国需要热血沸腾的戏,需要阳刚之气的男演员,来之能战,战之能胜。这是真正的、好看的主旋律。



4

从主旋律到普世价值



李路笑言,《人民的名义》斩获的第一个奖是中国工匠精神奖。近年来,工匠精神回归,这个“匠”不是匠气,指的是你安定下来,有开阔的思考、独特的创造,把一件事做精、做到位,甚至用一辈子的时间,笃定打磨一件作品。

 

李路的时代三部曲契合十五年来中国的气象,《老大的幸福》的底色是回归家庭,《山楂树之恋》呼唤爱情的初心,《人民的名义》是具有破冰意义的主旋律反腐大戏。

 

长江商学院欧洲市场副院长、战略学教授滕斌圣评价:李路同学拍出此片,不容易。

 

在美国,文化产业的产值排名第五,中国的影视文化领域虽然有长足进步,但文化产业依然是很小的产业,况且影视业还缺少立法立规,作为深耕在文创领域的长江同学,李路一直向其他行业的校友取经,从中汲取经验,完善规则。李路是长江EMBA12期同学,向前看,上游的师兄,在实业领域的成就高山仰止;向后看,师弟师妹们创意十足后生可畏,在互联网的成绩尤为可观。

 

2017是长江商学院十五年校庆。这十五年,长江校友是中国经济腾飞的佐证人。15年前,李路风华正茂,三十出头就当了电影厂的生产厂长,长期在省级电视台主管影视制作。“在省级电视台,你看到的是一个省,但到了长江,你看到是一个时代的走势,过去我只能做到和一个投资人聊,现在坦然面对着几十个腕儿交流,我的长江同学都是牛人啊,心里有了底气。读长江是一个感悟之路,不管哪个行业,修道得道,这需要一个过程”。

 

过去十五年,中国各个艺术品类中,“电视剧要比电影争气”,中国的电视剧产量全世界第一,但是产值远不是第一。对比美剧,影视业的投资成本几乎是人民币到美元的差距。美剧的成本起点是一亿美金,而中国的影视剧成本起步是一亿人民币,输在了起跑线上,成本少,导演自然无米难炊。不过,中国的各家视频网站渐渐亮剑,花大价钱请专业的制作公司,出品高水准的网剧。安晓芬建议,各种补课急迫,但根本还是从成本上缩减差距。

 

“钱,未来不是问题”,核心在知识架构与价值观之间的不同,李路寄托于下一代,而今地球是平的,年轻人很多有海外读书经历,眼界开了,知识架构变了,思维模式也张扬,“我相信有一天会追上”。

 

李路说,可能每一个导演都有一个冲击奥斯卡的梦想,“奥斯卡毕竟不是华人的奖项,获奖不是必须的,而是做到普世价值。过去的中国电影向世界展示的是苞米面高粱地,现在肯定不行,要另辟蹊径”。


几年前,李路到英国BBC聊合作。对方提议,英国现存王室继承制度,你们中国也有一个女皇帝武则天,于此中西有所相似,将来拍摄中国电影,一定要有广视角,也是长江商学院提倡的国际化格局,“我们不能永远站在自己这个视角看世界,还要站在世界之巅看中国,做到共通,提炼普世价值,这样才能触达到观众”。



文/小刀崔

- 下集预告 -




如果拥有了光鲜的美貌

与令人羡慕的电视台工作

你将选择怎样的人生道路?

在这二位女生眼中

从来没有一条轻松的路




点击返回首页

EMBA新闻